尧詡

深陷欧美CP无法自拔( ・᷄-・᷅ )

you're the best thing that I meet.

我和你遇见,互相吸引,但无奈你却逝去。

我在鲜血满地的未来苦苦挣扎,握着仅存的微薄希望。最终我成功回到过去,改变时间。再次相遇时你明媚的笑容让我想起很久之前我还未深陷黑暗时的光明。

但我最终还是再次失去了你,失去了你们。我在沉沦在两世叠加的记忆里,望得到一丝慰藉。

最后我终于疲累,如长途跋涉的旅人安睡于伊甸之中。

我尽力为未来救下希望,最终我在细碎而温暖的阳光重新与你相聚。山谷里不再有枪声,我也终于能够再次抚摸你的脸庞。


我从未想过行于黑暗的我还还能进入天堂。但一切都无所谓了,只要有你,我便不会停下追寻的脚步。我的记忆是破碎的,但我对你的爱,始终完整如一。


无论时间如何冲散相遇的可能,我都不会放弃为了再次与你相聚而努力。或许我就是如此固执,蔑视命运的捉弄,我会重新拥抱住你,不断倾诉对你的爱意与思念。我爱你,一日甚过一日。只因那是你。

“这个世界,我来过,我奋战过,我不曾后悔。”


/520❤️
各个时间段的狼队



破碎的相拥

(盾冬)

(一发完?)

以小甜饼为目标进军!

 

2017,安静瓦坎达科学实验基地。月光依旧向世间抛洒着她的眼泪。清冷的光辉笼罩着世界,一片寂静。

 

但steve内心翻腾着不息的怒火。

 

在刚刚,九头蛇的余党不知从何得知他们的武器——冬日战士沉睡于此。于是抱着回收或者除掉武器的想法,他们突袭了此地。幸好被瓦坎达的警卫及时发现,但嗨爪成功的破坏了这个科学基地。

 

在立马清扫了这波杂碎后,steve便马不停蹄的回到他的挚友旁。望着冷冻舱中的bucky,steve内心充满了担忧。周围一圈的科学家正在紧急查看冬日战士的身体查看是否受到暂时断电的影响。

 

“放轻松,cap。James会没事的。瓦坎达掌握的先进科技会解决这事的。”T’challa安慰着steve。

 

“陛下,谢谢你的帮助。但我希望这类似的事不会再发生了。”望着玻璃舱内的人,steve内心充斥着恐惧。以前未握住那只手的场景再次浮现在了脑海中。

 

“陛下,cap,”其中的一个科学家满脸凝重的走了过来。“James先生目前的情况十分危险,之前十几分钟九头蛇尝试紧急执行他脑中的指令,强行修改他的精神世界。但由于时间不足他们失败了。但这依旧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影响,他的精神世界目前比以往更加破碎。而且现在九头蛇未能带走他,便启动了他脑内的自毁程序,James先生十分可能因为指令在随机的时间因精神世界的崩溃而脑死亡。”

 

“该死的九头蛇!”steve忍不住爆了粗口。“cap,”在一旁沉默的wanda犹豫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我可以将你送去James的精神世界的‘源”中,你可以在里面尝试与他沟通,消除指令。”

 

“那还等什么,”对bucky的担心随时间的流逝愈发浓重,“需要做什么准备吗?”仿佛是久行于黑暗中的行者,steve 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这份希望。

 

“但这种方法各方面的要求都特别高,”wanda快速回答着,“首先,需要你和James的精神世界和契度达到90%以上,其次,需要你拥有能够主导,引导James的精神力。”

 

“这两点我都没问题,”听完wanda的话,略加思考,steve便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wanda略有犹豫的说出最后一个条件,“你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在James的精神世界中找到他,修好他,带回他。但你与James的精神世界的现状都并不是很好,我担心,你无法完成这个过程。到时,就不只是James一个人脑死亡了,你们两个的精神世界都会破碎。”

 

“没事,wanda,”steve向她安慰的笑了笑,“我和他早在七十年前失去彼此时破碎了。现在能够挽回他,修好他,哪怕机会渺茫,我也不会停下靠近他的脚步。”

 

“这是我们两个早已破碎的人的互相拯救。这是我一定会冲在前线的战场。”

 

 

他躺在bucky旁,望着旁边的担心他的人们,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这是自复仇者分裂后他们第一次看到他再次露出这种拥有治愈人心的微笑。

 

“cap,一定要成功啊。”wanda望着陷入昏迷的,露出得到糖果般开心微笑的steve,“这是你定会赢的战争吧。”

 

 

 

 

Steve在听到wanda说他有可能真正破碎时,其实他并未觉得有多遗憾。靠着血清他有幸苟延残喘到今天,他随时可以为了追求的自由与民主,这片他深爱的的土地和人们献出自己的生命,但bucky不同,属于他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本应该在阳光下自由的微笑,而不是在鲜血和黑暗中苦苦挣扎。

 

一开始一片模糊,周围无法看清任何事物。他只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他召唤出自己的精神体,一头巨大的白鹿。他摸了摸白鹿的头,“伙计,这次我们要去找回我们的鹿仔了。别喷气了,我知道其实你也担心着他。有时我怀疑我和bucky的精神体应该交换一下,看你们的性格,多像。”一些往事涌上心头,他眼前再次看到bucky明媚的微笑。

 

“走吧,是时候把另一只鹿仔找回来了。”

 

他于黑暗中奔跑,但他从未担心迷失方向。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他,他的bucky。

 

他清晰的记得这里以前的模样,在他无数次进入bucky的精神世界后。他看着bucky的精神世界一天比一天丰富。Sarah的苹果派的味道,他与他一同出去写生时观察到的布鲁克林细碎的美丽。这儿曾经充斥着阳光,哪怕是在战争中,也未曾蒙上阴霾。

 

但现在这里充满了荒凉。寒冬降临的太久了,狂风在这肆虐着,时不时卷起一片残骸。熟悉的布鲁克林现在被强行毁坏了。九头蛇强行改造了这,将苦痛建立了起来,驱散了阳光,空气中充斥着鲜血的味道。

 

他观察着四周,想找到那把钥匙。那把通往bucky的钥匙。

 

 

他感觉到了bucky身上淡淡的苹果派的香味。那是…家的味道。

 

 

无论过去多久,他的bucky依旧都会在家中等他,这仿佛已成为他们两个的本能。哪怕他们都已经破碎,但在哪细小的,晶莹剔透的碎片中,依稀可折射出过往的痕迹。

 

 

他慢慢的往前走着。他知道bucky一定就在那儿。他也知道,此刻bucky一定在疑惑着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hey,buk,我知道你能听见。”steve一边慢慢的往前走着,一边尝试着与bucky沟通。“还记得我吗,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起架就从不放弃。”

 

 

“在到战场之前,你还在气于我的顽固,认为我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

 

 

“或者你会记得那次我们出去玩,你花了最后的钱射下一个玩偶哄一个哭泣的小孩但最后我们却得坐冰淇淋车回来?”

 

 

【这是谁?】bucky躺在一张床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看着外面的一切都被清洗后,他只知道一定要守护好这栋小小的阁楼。

 

 

【但好像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打起架来就算已经必输了,也依旧不肯放弃。】

 

 

他脑中随着那个人的语言飞速的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但都一闪而过,他根本无法抓住它们。

 

 

【冰淇淋?那是什么?】他疑惑且迷茫。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允许这个人在他的精神世界中,而他竟然无法升起对这个人的敌意。

 

 

还不等他细想,门外突然有了脚步声。

 

 

“站在那,不要动。”bucky用沙哑的声音喝止住了steve。

 

 

“一切都听你的。”他好像听到那个人的轻笑。“你还是像一只小猫一样。”

 

 

他不禁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感到脸上似乎脸上似乎被火烧一般。

 

“我不进来,就只是坐在门口,好吧?”他听着门外的声响,全身紧绷起来。他本应该清除这个外来者才对。

 

 

但他的身体仿佛控制不住般的靠近着这个人。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门后。

 

【该死!】bucky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遇到这个人,他便方寸大乱。他坐在地上,靠着门,似乎能感觉到门外那人清浅的呼吸,还有那安心的温暖的感觉。这让他一向冰冷的身心多了几分温度。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一次比一次强烈,催促着他打开门,向以前一样欢迎steve回来。

 

 

【不,这已经够了。】他的脑中更加混乱了。为什么他要像以前一样?自己究竟怎么了?他忍不住抱住了自己的双膝。他感到迷茫。

 

 

听着门内急促的呼吸声,steve犹如偷尝到糖果般的小孩般笑了起来。

 

“hey,buk,放轻松。”他的手忍不住轻轻在门口的木板轻敲了起来。

 

 

他再次郑重的告诉门内的人:“你的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我是你的朋友。”

 

 

“还记得sarah的苹果派吗?”steve望着肆虐的冰雪与狂风。“那时我们一致同意的,家的味道。”

 

 

【家?】bucky望着这间小阁楼,这是除了九头蛇在他脑内强行留下那些痕迹后,唯一保护好的东西。他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地方一定很重要。

 

 

“给我讲讲,家的味道是怎么样的。”他犹豫良久,忍不住问出了这个。但一开口便感到了后悔。一个合格的武器不应该提出疑问。他有些不知所措。

 

 

“那就有很多要说的了。”steve听到门内人的提问,忍不住加深了脸上的微笑。他开始回忆记忆中那令人安心的味道。

 

 

“先是甜甜的,烤脆的外壳。”他如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般,“金黄的外壳,咬下去喀嚓喀嚓的响。有点像曲奇饼但又不全是。从第一口开始你便能感到那种愉悦和温暖的感觉,就像躺在软软的草地上一样。”

 

 

【那一定很棒。】Bucky随着Steve的语言,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悠长的梦境。他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

 

 

“再接着就是馅了,这也是你最爱吃的,”steve停顿了会,他能感受到bucky逐渐放松的精神与戒备,“馅虽也是金黄,但这更偏向米黄色。”“就像太阳般,暖暖的。”steve想了想,用了太阳来给bucky更直观的感受,“还有,里面有你最喜欢的牛奶的味道,这让你每次都赞不绝口,说就像在云朵里打滚一般。”

 

 

【不,我才不会在云朵里打滚。】bucky努力搜寻着残存的记忆,他迫切的想要回忆起曾经的温暖与光明。他困于黑暗太久,久到早已忘记阳光的模样。

 

 

“最后就是派的底了,虽然它硬梆梆的,”steve想起了母亲尚在世,bucky也还未被改造时那段温暖的日子。“也许一开始会有股苦味,但是当你尝的时间长了,便又能感受到一开始表面的和馅的味道,”steve紧绷的精神也舒展开来,“就像大地,包容万物。”

 

 

Bucky感觉自己陷入了门外这儿给自己用言语编织的梦境中。他仿佛真的躺在草地上,感受到了阳光,奇怪却令人安心的泥土味。最重要的,还有steve。他回想起在不知多久以前,但那时steve还是个小个子,自己也还没有如此残破不堪。

 

 

眼前肆虐的冰雪与狂风渐渐平息。它们日复一日的席卷着这,摧残着这,但依旧无法摧残这栋代表着家的阁楼。

 

 

Steve看到自己的和bucky的人生如电影般在自己眼前放映着,他忽然确定了一件事。“我真是个呆子,竟然现在才看清这件事。”

 

 

“bucky,开门吧,”steve站起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Bucky犹豫了会,最终起身。打开了门。

 

 

“bucky,我有一句应该在七十年前就该说的话要告诉你,”steve看着bucky的眼睛,郑重的说道,“我喜欢你,从我还是那个小个子的时候就开始了。”

 

“你喜欢欢我吗?”

 

 

Bucky望着那蔚蓝的眼睛,此时里面的温柔似乎是要溢出来般。里面的小心翼翼与珍视让他感到自己并不是一件武器,而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他忍不住沉沦在了这片海中。

 

 

“当然,史蒂薇,”bucky露出了七十多年来的首次微笑,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面部肌肉不受控制了,但是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温暖蔓延于全身,“布鲁克林来的那个小个子,打起架来从来不知道躲,我得跟着他。Till the end of life.”

 

 

Steve望着重新充满生机的绿眸,回以一个微笑。

 

“Of course,till the end of life,”steve用力拥着眼前的人,“youare the best thing that I meet.”

 

空气中刺骨的鲜血味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苹果派的味道。或许还有其他什么的,但这种令人安心的味道,是家。

 

 

Steve凝视着眼前的人,细长而翘的睫毛,灰绿的眸……他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这幅脸庞,最终微低下头,轻触到那微启的唇。手不禁伸入及耳畔的发中。Bucky身体略僵硬了下,便将手搂住了steve的颈部。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反应了过来。Steve想起刚刚发生的事,瞬间脸变得通红。

 

“buc..bucky,我是不是太急躁了?”steve没想到自己竟然不受控制的就吻了下去,那温软的触感似乎还能感觉得到…想到这,他的脸不经更加红了起来。

 

 

“斯蒂薇,别害羞,”bucky的手还未放下,“这感觉真不错。”他向可爱的斯蒂薇眨了眨眼,看着连二根都红透的steve,笑意越加灿烂了。

 

“现在完成你的任务,大兵,”bucky轻踮起脚,将额头与眼前的人相对,“修补我,消除那该死的九头蛇指令。”

 

Steve搂住了bucky的腰,低下头,“遵命,sir。”

 

 

两人的精神世界对彼此彻底的展开来,steve的精神力久久在bucky的脑中盘旋,将破损的指令逐个推翻,阳光重新回归了这,冰雪消融,狂风不再,倒塌的城市逐渐苏醒了过来,冰冷的武器被毫不客气的逐之门外。

 

Bucky闭上了眼,感受着脑中的束缚渐渐消失,被隐藏的记忆犹如快速复原的拼图般重组起来,以往未能抓住的片段此刻都展现在了脑海中。他并不急着去查阅这些记忆,此刻的他只想多享受这温暖的怀抱。

 

他知道,无论他在黑暗中行走多久,steve始终会照亮他灰暗的人生,找回他,引领他,他们互相填补了彼此空白的一部分。

 

 

感受到脑海中的重担终于卸下,他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依旧是steve仿佛有奇异能量般的治愈的笑容。看着眼前渐渐透明的人,他任凭自己沉浸于这怀抱中。

 

 

突然,他感受到了嘴上轻柔的接触。

 

“这是酬劳,中士。”steve看着愣住的bucky,回敬一个军礼。

 

“我的斯蒂薇也会耍流氓了啊!”bucky望着依旧会脸红的steve,忍不住挑起眉笑了笑,“给你正式的酬劳。”bucky拉下steve的领带,将嘴唇狠狠印了上去。

 

 

嘴上温热的气息褪去,bucky望着逐渐消失变成细碎的光芒的steve,安心的闭上了眼。

 

“已经过了80分钟了,cap还没搞定吗?”clint 看着在一堆不知名的仪器面前忙碌的科学家,以及手中红色光芒还未褪去的wanda,忍不住提问。

 

“仪器显示james先生脑中那股束缚住他的力量正在渐渐消失,相信Rogers先生一定是成功了。”几名捣鼓仪器的科学家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正打算舒一口气。忽然,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不好!情况有变…..”

 

 

 

 

 

 

 

 

 

 

再次醒来,bucky活动了下僵硬的身躯,略有些刺目的光芒让他的眼睛略有不适。

 

“怎么了,都围在我身边?”bucky望着神情各异的众人,心中忽然有了不会的预感。

 

“告诉我,steve怎么了?”他用手提起面前的一名科学家,冷冷的问道。

 

“cap有事外出,过会….”clint的话语还未落下,bucky便丢下了手中不断挣扎的科学家。“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透过自己的精神体,他看到了沉睡在上一层的steve。“不想死就滚开。”bucky向steve的所在飞奔而去。

 

“他什么时候放出的精神体..?”被丢在地上的科学家后怕的摸着自己的脖子,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James经过的改造带来的变异之一。”T’calla一边拉起因脚软而站不起身的科学家一边解释道。

 

“这下麻烦大了,cap家的猎豹要发飙了。”clint望着掉在地上的小甜饼,心痛的说道。

 

 

Bucky赶到了病房,但他的steve只是静静的躺在那儿,未有任何反应。一只白鹿静静的跪伏在病床边,哀伤的眼神让bucky心中的危机感更加强烈。

 

他走了过去,拍了拍它的头,“hey,老伙计,steve会没事的,对吧?”他现在十分困惑不安。明明之前steve还出现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james先生,我要向您阐述一件事,希望您能够冷静的听完我所说的话。”

 

“九头蛇除了在你脑中设下了众多繁琐的指令,但有一条指令在这些指令被人为消除后就会立马执行。”

 

“毁灭宿主的精神世界。”

 

“而Rogers先生因为与您彻底的共享精神世界,他便主动为你承担下了爆炸所带来的伤害。导致他脑内世界中的‘源’严重受到创伤,虽然他的精神力高过你,但他的精神世界本就处于破碎的边缘,此下更是有了连锁反应,为了保护你他仍凭那股力量在自己的脑海中肆虐,摧枯拉朽的破坏着。”

 

 

“若三天后依旧无法醒来,恐怕…再也无法醒来了。”

 

“steve…”bucky伸手抚摸着沉睡中的人,面如冰霜。

 

“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些私人空间。”bucky握住静放在床上的手,下了逐客令。

 

 

待众人离去,bucky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碰到你,我便控制不住自己,现在就连眼泪都不受我控制了,你说你让我变得多么奇怪,”bucky将脸靠在steve的手上,低声喃语着,“为什么要逞强呢,斯蒂薇。”

 

“失去了你,我便重新坠入黑暗,但我刚回到光明,我还想与你一起直到生命尽头呢.”

 

“你不要失约,好不好。?”bucky望着沉睡中的人,心中再次遍布荒芜。

 

白鹿与豹拥在他的身边,无声安慰着他。

 

他失去了阳光,所以他再次陷入孤寂的黑夜里,拥苦痛而眠。

 

他的光消失了。

 

 

 

 

 

 

 

 

 

 

 

/部分设定的解释

“源”是指深度结合后才能够互相进入的地方

精神体只要宿主未死亡便可存在

 

/打了几个小时字终于打完了

原本向来几个搞笑的彩蛋忽然觉得没有必要写出来

五一快乐…

欢迎评论=-=以及抓虫

或有后续….?